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

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生产二甲基乙酰胺、新洁尔灭、十六十八叔胺、十六烷基三甲基溴化铵、十六烷基三甲基氯化铵、十八烷基三甲基氯化铵、十二烷基二甲基氧化胺、十二烷基二甲基甜菜碱
详细企业介绍
十二叔胺、十二十四叔胺、十四叔胺、十六叔胺、十六十八叔胺、十八十六叔胺、十八叔胺、二甲基乙酰胺、邻苯二甲酸二甲酯、邻苯二甲酸二乙酯、三醋酸甘油酯、新洁尔灭、洁尔灭、工业洁尔灭、1227杀菌剂、杀菌灭藻剂1427、十二烷基。
公告
企业博客-聚合企业员工、客户、合作伙伴等互动交流;推动企业内外信息自由地沟通;展示企业形象,传播企业品牌、文化理念;开展网上营销,推广企业产品和服务。
2017年一肖中特

重磅!财务买假票获利31万判1年半!单位被追罚过亿涉票近3个亿!

  发布于 2019-10-07  

  原标题:重磅!财务买假票获利31万,判1年半!单位被追罚过亿涉票近3个亿!

  知假还买假?上海龙元建设天津分公司财务人员为了吃0.1%的回扣,居然主动购买假发票并收受31万元贿赂,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6个月,没收违法所得。

  基金君在近日的判决文书中发现,龙元建设只是2.7亿假发票案中的冰山一角。

  近日,裁判文书网公布了一则判决书,被告人白太水通过邮寄方式向龙元建设等31家公司职员出售其非法制造的发票,总金额高达2.74亿元,非法获利100万。

  河北省枣强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因犯非法制造、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及行贿罪,两罪并罚白太水被处有期徒刑6年1个月,并处罚金43万元,追缴非法获得的100万元。

  根据裁判文书网的判决文书,2014年9月,被告人白太水购买了制作假发票的专用刻章机等工具,在其租赁的枣强县粮食局家属楼3单元501室非法制造发票并出售。

  2015年底,白太水之妻吴瑞群及郑淑国、李新会(均已判刑)等5人先后来到上述白太水的住处帮助白太水非法制造、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

  至案发,吴瑞群向天津思正广告策划有限公司、北京宁某驰科技有限公司、北京丰台区卢沟桥社会福利中心、天津河东东山医院、北京诚通新新建设有限公司、龙元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等18家单位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共计533份,总金额人民币199816280.79元(近2亿元)。

  郑淑国向天津市青泊洼劳动教养管理所、黑龙江兄弟农业有限公司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32份,总金额人民币5553716.2元(约555万元)。

  李新会向天津市国书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天津燊胜科技有限公司、天津燊兴科技有限公司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共计19份,总金额人民币4608800元(约461万元)。

  张新五与孟媛二人向融鑫汇(天津)租赁有限公司、天津市公路工程总公司蓟汕高速公路工程第二合同段项目经理部、天津滨海新区中心商务区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等8家企业99份,总金额14834317.7元(1483.4万元)。二人非法获利共计人民币五万元。

  最后合计,白太水通过快递公司邮寄等方式向龙元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等31家企业出售了其非法制造的发票共计717份,总金额2.7亿元元,非法获利100万元。

  其中,被告人白太水与龙元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分公司项目部财务部的工作人员李克瑞通过QQ相识并建立联系。

  为达到通过李克瑞多出售假发票的目的,白太水向李克瑞承诺将开票费用的0.1%作为回扣送予李克瑞。至案发,李克瑞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收受白太水回扣人民币308000元(30.8万元)。

  裁判文书显示,被告人白太水只有小学文化,其余5名同案犯也均是初中以下文化水平,均是河北省农民。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在这起非法制造、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的案件中,不仅白太水入刑,其余五名同犯也纷纷入刑,共计罚款52万元。

  被告人吴瑞群犯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

  被告人张新五犯非法制造、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

  被告人孟媛犯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

  被告人郑淑国犯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被告人李新会犯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此次,龙元建设卷入的这起2.7亿假发票案刚刚落定,至于龙元建设涉及的假发票如何使用,目前还没有进一步的消息。美国3少女遭3兄弟囚禁10年后终获救

  前车之鉴不得不学,本月初刚刚有一家上市公司因煤炭贸易中存在“虚开增值税发票”问题,不到3年后东窗事发,拟被罚3893万元。

  7月4日晚,西部创业发布公告称,旗下大古物流收到宁夏税务稽查局《税务行政处罚事项告知书》。

  公告显示,2016 年 6 月,大古物流在三名自然人充当中间人的情况下,开始进行煤炭贸易。

  在具体交易中,大古物流也是充当中间商,并且与58 家上下游企业通过银行进行资金结算。

  但该煤炭贸易中存在资金闭环回流:自然人王春光先将资金汇款给下游企业,下游企业再将资金打给大古物流,大古物流以货款名义汇给上游企业,上游企业收到资金后,集中打给北京京升泰洋贸易公司,最后该公司汇回给王春光。

  其中,大古物流向20 家上游企业支付的 1.21亿元中有8943.53万元形成资金闭环回流,向14 家下游企业收到的 1.3亿元中9270万元形成资金闭环回流。

  经查明,大古物流被虚开了3600 份增值税专用发票。由于无法抵扣进项税额,大古物流需补缴2016年7至10月的增值税6063.93万元。

  《税务行政处罚事项告知书》显示,国家税务总局宁夏回族自治区税务局稽查局拟对大古物流罚款3893.04万元。

  《税务行政处罚事项告知书》显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维护建设税暂行条例》第二条、第三条规定,依7%的税率,本次查补的增值税6063.93万元应补缴城市维护建设税424.48万元。根据《征收教育费附加的暂行规定》及《自治区财政厅关于教育费附加征收问题的通知》第一条规定,依3%的征收率,本次查补的增值税6063.93万元应补缴教育费附加181.92万元。

  根据《关于印发宁夏回族自治区地方教育附加征收使用管理办法的通知》(宁财(综)发﹝2007﹞765号)第二条,依2%的征收率,本次查补的增值税6063.93万元应补缴地方教育附加121.28万元。

  此外,因少缴增值税,大古物流还需支付补缴税额60%的罚款(即3893万元),按补缴税额7%补缴城市维护建设税 424.48万元、3%补缴教育费附加费5181.92万元、2%补缴宁夏地方教育附加费121.28万元。

  按照《税务行政处罚事项告知书》,大古物流可能补缴的税金及罚款合计约为1.03亿元(不含滞纳金)。